正在载入中……
正在载入中……

拜访人妻艳遇

发布时间:2020-02-12 03:48:15   浏览次数:247
江奈到西方家拜访,是在约定的下午的一点整。虽然说是拜访,彼此的家是在斜对面,不会产生很严肃的感觉
  不过,在江奈的心里,多少发生变化是事实。
  (那才是真正的大人世界。)
  看到西方夫妻的生活方式,使江奈的心里发生动摇。
  她的个性很内向,可是年龄已经到达二十五岁,并不时还受到幼儿心里的支配。只是容易受到伤害,有温柔性格的人,对暴露出慾望还是有排斥感。她决不是冷感的人,也和一般人一样有性慾。
  江奈也知道丈夫是爱她的,在这方面是绝对没有问题。可是性交时,江奈还是无法暴露出淫蕩的样子。丈夫经常表示不满。江奈知道很对不起丈夫,但就是做不到很成熟的动作。
  可是看到西方夫妻彻底开放的游戏感,江奈一方面受到冲击,一方面也不的不深深思考。然后发觉自己对西方的粗野感到有魁力,也产生惊慌的感觉,在西方身上能看到一郎所没有的一切。
  听西方说,好像香子在诱惑一郎。她觉得不可能,但如果是事实,这是最大的屈辱。
  可是,江奈没有勇气也没有信心把怒气面对面的发洩在丈夫身上。另一方面又慢慢的受到西方的吸引。
  (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呢?)
  恐惧与不安加上少许期待,江奈穿上和服去西方家。
  「欢迎光临,我正在等妳来。」
  按下门铃时,门房立刻拉开,西方笑嘻嘻的站在那里。因为时间太巧,使江奈有一点惊讶,但还是以优雅的态度行礼。
  「请妳不要客气,我老婆也出去了,家里清静的很。」
  「你太太不在家吗?」江奈轻轻皱起眉头。
  他们是只有夫妻二个人,香子出去以后家里,当然只有西方一个人。
  「她很任性,我要她在家里招待妳,但她说突然想起一件事。」

  「那么,我等她回来后再来吧。」
  「不要这样,我请妳来是为工作,请不要想的太多。」
  「对不起。」
  西方把江奈带到改造的工作室。
  进去以后对里面充满艺术家的气氛感到很讶异。
  「好漂亮的壁毯!」墙上挂着阿拉伯花纹的壁毯。
  「我收集壁毯。这是在丝路买的,那个是莫斯科,黑的是在巴西。」
  「你到全世界去旅行?」
  「那是我的工作。先休息一下吧。」
  工作室并不很宽大,但照像器材都排列很整齐,也有暗房。
  「我马上就要告辞了。」
  「摄影是很快就结束的。三上先生要很晚才会回来吧?」
  「不,今天是假日,因为每週有二天假。」
  「那么,现在在家里吗?」
  「不……」
  江奈没有说清楚。因为一郎出去了,说是要去散步,当然江奈不知道是和香子约会。
  西方也是似懂非懂的表情,出现一种尴尬的气氛。
  「开始工作吧。」
  西方拿来扶手椅,放在工作室的正中央,指着说:「坐在这里,我会要求什么姿势。」
  準备二部照像机,架好后调整灯光。灯光集中射在江奈的身上,蓝底有菊花的衣服显的特别华丽。
  从快门里看到江奈的西方偷偷的叹一口气。
  (真是美丽的女人!想像中也适合穿和服,可是没有想到这样美妙。三上为什么不好好疼爱这样的女人呢?)
  听香子说江奈是太老实了。她的性行为也是淡薄而无聊。
  (我愿意训练这样的女人让她变成淫乱。)在西方的心里产生淫邪的慾望。
  机会就在跟前。不知道该如何下手。
  改变几种姿势拍照后休息。
  「妳好像疲倦了。」西方露出温柔的笑容说:「我去给妳泡红茶。」
  「不,我来吧,也许没有你太太泡的好。」
  「妳泡的一定比我老婆的好。」
  「你真会开玩笑。」
  「我希望像妳这样的人永远在我身边。」
  江奈没有回答,拿红茶包放在茶杯里倒进开水。从和服的衣袖露出的雪白手臂,看在西方的眼里觉的非常性感。
  从酒柜拿来白兰地,先在江奈的茶杯里倒一些,然后也给自己倒一些。
  「是白兰地吗?」
  「很香吧,这是在巴黎买的。」
  「我不能喝酒的。」
  「这点不能算是喝酒。」
  实际上,西方加的是俄国的强烈伏特酒,味道有一点像白兰地。
  在西方的催促下,江奈喝了一囗。
  「很苦!」
  「再喝一大囗,苦中会有甜味的。」
  「可是我……胸部好像着火一样。」
  江奈知道是强烈的酒味,房间开始摇动,脸颊发烧。
  (不能这样。)
  想要站起来时,身体摇摆。西方的健壮手臂把她抱住。
  「不要这样,请放开我吧。」江奈扭动身体。
  西方把她搂在怀里,她闻到男人的味道。
  「妳把衣服脱了吧。」西方在江奈的耳边悄悄的说。
  「不要这样,我要回去了。」
  自以为是拉开男人,结果变成抱住男人的姿势。
  (好像太强烈了。)
  反而使西方感到惊讶。他在酒里渗一些安眠药。
  经过几次试验,这种药混合花酒里,有加速酒醉的作用,只会矇眬而不会入睡。这是西方想要把漂亮的模特儿弄到手时常用的手段。
  西方也一起喝,但他是慢性的体质,一点效果也没有。
  「呵……我好睏,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真奇怪。」江奈的头好像很重的摇摆,变成无骨的软体人。
  「也许喝醉了,躺下来休息一下吧。」
  「不,我先生会骂我的。」
  「妳先生在这个时候不知道在何处玩了!」
  「呵,太痛苦了,怎么办?」
  「我给妳宽鬆腰带吧。」
  解开和服的宽大腰带,落在地下好像一条小河。和服的衣领凌乱,露出美丽的肌肤,有些髮梢落在脖子上。
  (太美了……)
  西方已经无法忍耐,猛然在散发出芳香的脖子上亲吻。
  江奈只是轻微抵抗,眼神已经矇眬。
  「坐在椅子上吧。」
  把江奈推坐在椅子上,动作虽然粗暴,江奈也任他摆弄。
  「我怎么这样睏呢?」
  「在妳睡觉以前再拍一张,和服凌乱的样子,一定能在影展里的奖。」
  西方把江奈的和服衣襬向左右拉开。
  「啊!!不要!!会看见了!!」
  「看见了才好。」
  形成恼人的性感姿势。
  西方一下变成暴露出慾望的男人,一下又露出艺术家的眼光。
  「好,就是这样的姿势。」西方迫不急待的按下快门。
  (这个镜头太好了!)
  露出满足的表情用手擦额头的汗,吸一囗烟。
  这一次从眼睛冒出淫邪的光泽。
  「妳睡了吗?」
  摇动江奈的身体时,迷迷糊糊的张开眼睛看西方。
  「我是在做梦吗?」
  「不错,现在要和我做更好的梦。」
  「我怕,让我回去吧。」
  西方把手伸入江奈的衣服里。成熟女人的肌肤好像特别有吸力,抚摸微微出汗的胸部,乳房倾斜的很缓和,柔软而有弹性。虽然不是很大,但用手指压下去时会立刻反弹。
  乳头还埋没在有丰满的肉里,拉出来揉搓。
  江奈仰起头深深叹气。
  「妳把腿分开吧。」
  西方把坐在椅子上好像无力的伸出的双腿,向左右分开后把手伸入围裙里。里面的空气显的很温暖,大腿像发烧一样热,就在那里抚摸。
  「不要这样,饶了我吧……」江奈软弱无力的说。
  西方的手继续向里侵入。
  「哦…………」
  西方突然紧张的停止向里进入的动作。
  (什么也没有穿!!!!)
  在大腿根的深处没有摸到应该有的布,反而摸到像嫩草的润湿的毛。
  (真的没有穿!)
  西方是听说过穿和服的女人,按照一般的规矩是不穿内裤,但实际上用自己的手确定没有穿还是第一次。
  那里的皮肤已经完全湿润,轻易的摸到肉门。
  (哦,又柔软又温热。)
  西方吞下回水,在江奈的花瓣上抚摸揉搓。
  「不要这样……求求你,饶了我吧!」
  江奈自以为拚命的哀求,可是酒和安眠药发生效力,声音也软弱无力。
  西方更得意的进行,这样的机会不是随便能有的。虽然和一些年轻淫蕩的模特儿有玩过的经验,可是和文雅贤淑的少妇这样拉开和服,抚摸没有穿三角裤的淫花还是第一次。
  (一囗就吃下去实在太可惜了,真想能通宵的玩弄她。)
  西方的手指在神秘的洞囗摸弄,觉得湿润的程度愈来愈浓。
  (太好了,江奈也有性感了。)
  在花瓣上玩够以后,抬起江奈的腿。
  江奈虽然发出声音,但不能形成一句话,甚至于好像不能理解对她做什么事。
  西方跪坐在江奈的面前,把她的腿放在自已的肩上。和服的衣摆已经完全撩起,丰满的大腿完全暴露在聚光灯下。
  西方凝视大腿根。
  (这是美女的阴户。)
  阴毛的浓密度还不及香子,肉缝上的边缘,几乎看不到有黑色的阴影,所以把双腿完全分开机能更看清楚红色的肉缝,色泽也比香子的更鲜艳。
  西方用手指分开肉门,里面出现鲜红色的嫩肉。阴核算是比较大的。
  西方立刻把脸压在阴唇上,味道是比香子的淡薄。开始仔细的舔每一个部位。阴唇显的很光滑。
  (真香。)
  西方不只一次的舔自已的嘴唇。
  这时候的江奈微微扭动屁股不停的说:「好痒……好痒……」
  「妳没有感觉吗?」迟钝的反应使西方多少感到焦躁。
  (这个女人的敏感度确实很低,难怪三上会感到厌腻。可是只要耐心的开发,任何女人都会燃烧起来的。)
  「这样会好一些吧!?」用嘴唇温柔的在阴核上摩擦,另一只手伸入衣服里抚摸乳房。
  任何女人被摸到阴核都会有反应。江奈开始不停的扭动屁股。
  「哎呀……我没有办法停止不动了。」
  「这就是妳有性感的証明。妳先生没有这样给妳做过吗?」
  「我不让他做,会羞死的。」
  「所以,妳永远都不知道性交的乐趣。真正的夫妻要做各种尝试。」
  这样谈话时,女人是坐在椅子上头向后仰,男人是一面用嘴舔女人的阴唇一面谈话。
  「那么就请教我吧,我太不懂事了。」
  「这就对了,现在一切要听我的。」
  「请不要做太难为情的事。」
  「妳的最大缺点是什么事都怕羞。男女双方都会感到难为情,但更重要的就是心里要求快乐。」
  就像教师说教的口吻,但他是一面吻女人的阴户一面说。
  如果有第三者看到一定会感到滑稽。
  西方是很认真的,这样美丽的一朵花终于拿到手上了。
  西方脱去裤子,他的肉棒已经显示完成準备。
  「妳就这样不要动。」
  用手抓住椅子以免翻倒,同时调节下半身的高度,把挺直的炮筒对正淫花的正中央。
  龟头进入半开的淫花中心的红色肉洞里。
  柔软而温暖。
  (唔!!)
  西方哼一声,再下半身用力向前挺进。
  龟头随着『吱吱』一声消失在肉洞里。
  窄小的肉洞被推开。
  (进去了……我的东西进入江奈的身体里了。)
  西方用全身享受插入时的美感。
  磨擦感并不是很强烈,但觉得很舒服。
  其实江奈也已经产生性慾。
  (我要把这个女人的假面具取下来。)
  西方继续慢慢插入。
  让女人坐在椅子上从前面插入虽然不是第一次,但今天的对象是在这一带有美女之称的江奈,所以有很大感慨。
  (哦!里面开始湿了。江奈也有性感了。)
  确实能感受到女人的反应,但江奈就是没有表示。
  「妳还没有感到舒服吗?」
  因为太安静,西方张开眼睛看江奈。
  江奈的表情正在变化。
  本来是因为安眠药的关係显出矇珑的眼睛,现在是皱起眉头少许张开嘴,有浓厚的陶醉感。
  「妳叫啊!不要忍耐。」西方用鼓励的口吻说。
  「我非常舒服。妳的身体里真美妙,所以妳也要说好。我现在要插入了!」
  把肉棒深深插入,几乎要刺破江奈的子宫。
  江奈发出低沈的哼声。
  西方有节奏的开始抽插。
  江奈肉洞的深处产生强烈的快感。
  这时候西方已经出现要射精的冲动,所以顾不得江奈的反应了。
  椅子发出倾轧的声音。
  在投影用的聚光灯下,摄影师和美丽的少妇,彼此额头上冒出汗珠,肉体在一起摩擦。
  江奈有明确的表示,是这样摩擦相当久以后的事。
  呼吸开始急促,手脚微微颤抖。
  「这样好不好?舒服了吧!!这样好不好?」
  西方使出一切性技巧。
  「呵!!好!!太好了!!!」江奈开始述说自己的快感。
  「就是这样!妳感觉舒服就大声的说出来。」
  西方压紧椅子开始猛烈活动。
  江奈的肉洞里已经完全湿润,能顺畅抽插。
  本来是不希望以这匆忙的方式和江奈性交。很想赤裸的在床上分享喜悦。可是现在不能那样要求。反正自己的肉棒已经插入江奈的阴户里,和她性交,应该这样就满足了。
  「好不好?」
  江奈这次很清楚地回答:「好!!很好!!你动……用力的动吧!」
  「我也很好,快要射出来了。」
  西方咬紧自己的嘴唇,一面哼一面把炮身深深插入,然后用力拔出。大概是拔出时最有快感。
  「啊!不要拔出来!!!就那样……就那样……」
  「好吧!又来啦……」
  不久后,西方先一步到达高潮。
  江奈是慢一拍达到高潮的顶点。
  「啊……我要死了……不要那样弄了……啊……」
  就在这时候,西方开始射精。
  西方结束时江奈又大叫:「来啦……唔……来啦……」
  椅子的脚好像快要断裂。
  「我洩了……所以就到此为止吧……」
  西方将他的精液深深的射入江奈的密洞中。

  【完】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
下载地址: 江奈到西方家拜访,是在约定的下午的一点整。虽然说是拜访,彼此的家是在斜对面,不会产生很严肃的感觉  不过,在江奈的心里,多少发生变化是事实。  (那才是真正的大人世界。)  看到西方夫妻的生活方式,

随机人妻

正在载入中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