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在载入中……
正在载入中……

我的好萍姐

发布时间:2020-01-12 03:21:58   浏览次数:529
  妻子回娘家老家的第二天,我下了班就给萍姐打电话:“我来吃晚饭,顺便吃你!”萍姐在电话里回应,“等你来!”

  回家换了休闲装就下楼了。门开了,萍姐躲在门后露出一个头,朝我笑,我略微有些诧异,开个门都这么神神秘秘的,但是等我走进房里,看到萍姐的衣着,下体立刻腾起一团火。只见萍姐穿着一条淡蓝色的吊带丝质透视睡裙,下摆只正好遮住臀部,而最要命的是,透过睡裙可以看到萍姐里面什么都没穿,那两个硕大的乳房清晰可见,两颗乳头也已微微挺起,骄傲的展现在我的眼前,下体的阴毛也是隐隐可见,我进来前绝对不会想到萍姐会是这样一副暴露性感的打扮,而偷情要的不正是这种效果吗?

  尽管昨天连续干了萍姐两次,但是此刻看到萍姐如此的诱惑,在门被关上的一刹那,我已经迫不及待的一把抱住萍姐,吻住她的嘴。萍姐伸出她柔软湿滑的舌头任我品尝,我的双手在萍姐的身上不停游走,才一会儿,两人的呼吸就粗重起来。

  “今天怎么穿成这样?”我喘着粗气问。

  “喜欢吗?”萍姐也喘息着。

  “喜欢!”我拉着她的手放在我早已挺起的阴茎上,“看,它已经这么硬了,我现在就想要你!”

  萍姐握着我勃起的阴茎,喘息着说:“我也是!”

  我将她抱起,走到客厅沙发放下,一把扯下自己的运动裤,便往她身上压去,萍姐的那条吊带睡裙压根就不用脱,她叉开双腿,下体便整个向我敞开着。我扶着阴茎一顶,立刻便被包裹在了湿润温暖的肉壁中,萍姐“啊……”的一声,像前两次一样,两腿就夹住了我的臀。她的下身早已湿透,我一边挺动着一边说:“下面怎么这么湿了?”萍姐迎合着我:“今天我一直想着你,想到你来就一直湿哒哒的,就没干过……啊……”这句话比迷药还具有冲击力,我感觉阴茎无比坚硬,像个马达似的不停地对着萍姐的下体抽动着。

  或许是一直压抑的性得到了彻底的解放,今天的家里只有我们两个人,萍姐的叫床声响彻整个房间。

  “啊,小沈,你好棒!好舒服!”

  “叫我什么?”

  “啊,老公!老公!用力干我!”

  房间里充斥着喘息声和呻吟声,满屋春色。

  这又是一次只顾着发泄的性爱,但和第一次没多少时间就射不同,这次我在萍姐体内抽插的时间格外长,萍姐不停的叫喊着,我怀疑此时如果有人在门口,都能听见萍姐的叫床声。

  这也是一次酣畅淋漓的性爱,我们都不再压抑,见面直接操,只有抽插与迎合的动作,男上女下的姿势一直到射。

  不久以后,我坐在沙发上擦汗,看着依旧躺在那的萍姐,精液正从她的阴道口流出,滴落在沙发上,这一刻感觉好满足。

  我们把晚饭拿到沙发前的茶几上,两个人抱在一起相互喂食,简简单单的吃完,也不收拾,继续黏在一起,随便的聊着。

  “没想到你也会有这样的衣服!”

  “他给我买的,要我在家里穿。”

  “想不到老孙也蛮情趣的,你穿这衣服的那两次,估计他的表现跟平时也不同吧?”

  “嗯!第一次穿的时候他激动的很,就好像你今天一样,嘻嘻。”

  ……

  “今天能不回去吗?”

  “这几天我就没打算回去啊!”

  萍姐的欣喜显现在脸上,我们进卫生间洗浴,两人为彼此冲洗,抹沐浴露,萍姐蹲在我面前为我冲洗下身,忽然抬头朝我一笑,张开嘴,一把将我的鸡巴含在口中,慢慢吞吐。

  虽说在我的后续计划里,我会慢慢的调教萍姐,口交、乳交、肛交一样都不会剩下,但是眼下她自己居然主动为我口交,还是让我比较惊喜。我知道萍姐从未为老孙口交过,但是此刻自己的阴茎在萍姐的口中吞吐着,居然完全没有齿感,不敢相信这是萍姐第一次给男人口交。

  不过萍姐除了前后晃动她的头,把我的鸡巴含在嘴里吞吐着,就没有了其他的动作,如果不是这两天已经操了她三次,此刻她这样为我口交,我肯定坚持不了多少时间。

  萍姐的嘴唇稍厚,这样含着我的阴茎感觉软软的,很舒服,阴茎在她的嘴里已经勃起,至于深喉什么的现在也不去想了,我一边享受着阴茎在她嘴里的舒适,一边垂下手去摸她的奶子,乳头已经硬起,当我揉捏她乳头时,萍姐的身子轻微扭动,喉咙里也发出呻吟,但是因为含着我的阴茎,听起来模糊不清。不知过了多久,萍姐吐出我的阴茎,一手揉着嘴巴说:“嘴有点酸了。”我把她拉起来,让她转身,双手支撑着墙,鸡巴顶在她的臀缝间,“我现在就想要你屁眼的第一次,可以吗?”

  萍姐转过头来,脸上的神情也已明显充满了渴望,温柔的看着我,“我说过,只要你想要,不管哪里我都给你!”

  我心中狂喜,要知道虽然我跟妻子的性生活还称得上和谐,平时也会为我口交,但唯独肛交却始终不肯,此刻却在萍姐身上实现愿望,心中如何不喜?

  我倒了一些沐浴露在手上,往萍姐的肛门涂抹,萍姐挺翘着屁股,当我的手在她的肛门处摩擦时,萍姐嘴里发出“嗯嗯”的呻吟,屁股随着我手指的涂抹轻微扭动着。经过这两天的性爱和爱抚,萍姐的性欲再次被打开,身体也比以前敏感了许多。

  我试着用中指慢慢插入萍姐的屁眼,直至整根没入,“疼吗?”萍姐摇摇头,转过来说:“进来吧!”

  一个丰满的赤裸女人,挺着屁股等你插入她从未被开垦过的屁眼,有多少男人还能够忍住?

  我握着硬邦邦的阴茎,龟头放在萍姐的屁眼处,轻轻的向前一顶,因为沐浴露的润滑,虽然有些微阻力,但是龟头还是顺利的挤了进去。我听到萍姐轻轻的“嗯”了一声,可是此刻的我哪里管得了那么多,我继续往前顶入,已经不那么顺畅,但是因为沐浴露润滑的效果,整个阴茎还是没入了萍姐的屁眼,萍姐这次倒反而没有了声音,我感觉到她的屁眼一阵夹紧,把我的阴茎紧紧的夹住,我长长的呼出一口气,太舒服了,这种被屁眼包裹的紧凑感是无论多紧的阴道都无法给予的。

  我没有马上抽动,不管怎么润滑,第一次插屁眼肯定会不习惯,我从后面搂住萍姐,握住她的两个乳房,轻声问:“疼吗?”

  萍姐摇了摇头,“不疼,就是有点涨!”她转过头来,温柔的说:“你动好了!”

  其实哪怕不动,此刻阴茎在萍姐的屁眼里已经感到很舒服,大概因为屁眼里第一次塞了这么大的东西,所以萍姐不停的缩一下肛门,那一次一次的夹动真的是爽的无与伦比,我忍不住开始抽插起来。

 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男人都喜欢插女人屁眼了,那种舒爽真的是女人的阴道永远无法比拟的。女人的阴道大小各异,但是性爱中当阴道湿透后,阴茎在里面抽插终归少了一种紧致感(虽说湿滑有湿滑的感觉),大多数男人还是喜欢阴道狭窄的女人,但阴道再紧致能比得上屁眼吗?

  虽然涂了沐浴露润滑,但是屁眼毕竟不会分泌液体,所以抽动了好一会,阻力越来越大,而爽快感也是越来越强烈,有些女人据说屁眼也能产生快感,萍姐虽说也在喘息着,但是声音听起来明显没有前几次插阴道时那么销魂,我双手也不停地爱抚着她,一会儿揉捏乳房,一会儿伸到她私密处揉阴唇和阴蒂,嘴巴不停地亲吻着她的脖子、肩膀、耳垂,一阵阵的充满着快感的呻吟慢慢的从萍姐的口中传出。

  其实我不想这么快就想结束在萍姐屁眼里的抽动,实在是太舒服了,但是也正是因为这种舒服,导致阴茎在紧致的屁眼中却坚持不了太久,想着以后有的是机会可以操萍姐的屁眼,我还是没去忍住最后的酥麻,抖动着下体,将精液直接射入萍姐的屁眼中。

  其实我知道这次肛交舒服的是我,萍姐并没有像前两次那样充满快感,甚至高潮,如果不是我不停的揉捏她的乳房和抚摸下体,我怀疑她的呻吟都不会出现。不过据说有些女人肛交的时候也能产生快感高潮,不知道以后能不能开发出萍姐肛交时的快感。

  我们简单的冲洗了一下,相互搂抱着坐在沙发上,我让萍姐还是穿上了那件性感的睡裙,实在是这条睡裙太性感了,男人都知道,有时候女人遮遮掩掩半透半露的要比赤裸裸更加的具有诱惑力。

  尽管欲望已经发泄,但是此刻这么一个丰满性感的女人在怀中,双手还是停不下来,捏捏乳房,抚摸下大腿,萍姐慵懒的躺在我怀里,任我上下其手。

  我们就这么静静的在沙发上相互拥抱着,时不时的说上几句无关紧要的话。

  有句话说的确是真理——只有累死的牛,没有耕坏的地。

  这两天跟萍姐虽然只做了几次,但是每次都是酣畅淋漓痛痛快快,对我来说身体已经明显有点累了,可是萍姐呢,当我们坐在沙发过去一段时间,她的手已经伸向我的下体,揉搓着我的老二,抬起头望我的时候已经媚眼如丝,咬着下唇:“我又想要了!”然后扯下我的内裤,张口一把含住。尽管此刻我没有丝毫欲望,但是看到萍姐风骚的模样,阴茎在她的口中吞吐着,慢慢的硬了起来。

  我伸手握住萍姐的乳房乳头已勃起,还没摸几下,萍姐一把跨坐在我身上,伸手扶住我的老二套入了她的阴道中。

  “啊……今晚别走,留下来陪我,我要你干我一个晚上……”

  在老孙不在的这几天,我跟萍姐几乎天天做爱,在她家里的卧房床上,客厅沙发,厨房,卫生间,几乎都留下了我们做爱的身影。这几天的放纵,让我腰酸背痛,每天早上出门上班都是扶墙而出。萍姐仿佛就是我的妻子,每天下班进门已经做好了晚饭等我,有时候是穿着那条性感的睡衣,有时候是浑身赤裸穿着围裙,所以哪怕我后面几天没有一丝的欲望,但是看到萍姐这么一副模样等着我,我还是无法控制的勃起,然后狠狠地操她,其实那时候,我到最后连射精都几乎无法射出来了。

  后来老孙回家,我们无法再像那几天一样胡来,偷偷摸摸有过几次,而当我妻子从娘家回来后,更加减少机会,一直到我们搬家,我和萍姐自然而然的断掉了来往。但是我确实不能忘记萍姐,与她的性生活,真的让我尝到了一种别样的味道!

       【完】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
下载地址:
正在载入中……